赤贫如洗的他被一名热忱的辱物店老板收容已